恍然如梦 作者/月下箫声

    卷一 引子 不会吧
  我叫司徒晓,性别女,二十二岁,大学毕业,由于生性懒散,所以立志要做自由职业者,这样每天不用朝九晚五,不用看老板脸色,不用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不用……还不用做什么一时也没想到,反正自由自在就是了。
  想当初大学毕业,同学们为了一份工作,每天疲于奔命,我却每天悠然的守着电脑,就着咖啡,写点无病呻吟的东东,不是每篇稿子都幸运的能够发表,不过,在我吃了上顿马上没有下顿的时候,还总能适时的收点稿费,这样的日子虽然少了点保障,不过,我喜欢。说什么来着,对了,就是千金难买我乐意,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凡事不必强求,快乐就好了。
  日子就在我的快乐中一点点度过了,看见别人家的孩子陆续成为了单位的业务骨干,甚至被提拔到了领导的岗位上,父母对着我咬牙切齿了足足有一段日子,为了我还能保留头顶一片遮雨的瓦片,饿的时候还能混上一顿美美的饭菜,我每天反复的向父母灌输“文章千古事、仕途一时荣”的伟大理念,不过,估计如果不是当时正好我的一篇文章多少得了个小奖,我最终的下场恐怕还是被扫地出门。
  其实想想父母也真是不容易,辛苦拉扯我和哥哥长大,结果我那没意气的大哥,老早就表明了要理想不要面包的决心,这年头还学什么地质,结果跑到遥远的新疆去支援边疆建设了,还好剩下了我,结果我大学毕业,混得还不如老哥,索性连个接收的单位都没有,每天起床到睡觉,都在家里晃荡,老人看在眼里,不生气才怪。
  这一天,刚刚领了一笔虽然不多,但是也还满意的稿费,我决定去旧货市场转转,也不是为买什么东西,就是去找找灵感,看看能不能忽然发现什么有趣的东东,然后杜撰点文字换点钱花花。
  太阳在头顶直射,从出门到现在都一直在后悔中,早知这么热,不如在家睡觉好了,不过车费已经花了,只能坚持坚持了。
  旧货市场还真是名副其实,一眼望去,只有破旧两个字可以描述,估计即使其中有新货,也会被通过各种方法弄得破破烂烂再拿出来,没办法,这年头,想靠收藏发财的人太多了,不过又缺少一双慧眼,好糊弄的人,谁不想糊弄一回呢?于是这个旧货市场应运而生。
  逛了一会,我无聊的蹲在一个摊子前喘气,太热了,我不想再移动任何一步了,就在这里对付看看,然后马上打道回府。
  目光在这里的物品上来回溜了一圈,还别说,一块小玉佩还真入了我的眼。雕工挺好,但是玉质吗,就看不出好坏了,总之看起来,随便摆在那里一定不值几个钱,果然,问价,卖东西的女人说“五十”。
  “五十?简直是杀人,十块”,我果断还价。
  女人一副忍痛割爱状说:“拿去吧”。
  我心里立刻后悔了,还是给高了,早知道应该说五块,不过反悔来不及了,只好咬牙想着要从中发现灵感,把损失加倍补回来。
  一连几晚,对着月亮,我冥思苦想,不过一无所获,只好摆弄这十块买回的奢侈品,对着月亮,左照右照、前照后照。
  等等,眼前的玉佩中心怎么散出了一抹红晕,怎么还发出了这么明亮的光芒,还变得火热,做梦了,我一定是做梦,做梦……
  身子不知怎的一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是,我在做梦,一定是。
  ……
  不知睡了多久,应该是天亮了吧,我揉揉眼睛,准备坐起来,等等,情况好象不太对劲,我那现代化的家怎么变成这样了,实木、雕花的大床,还有,天呀,圆圆的木头桌和烛台,我闭眼,再睁开,还是,揉眼,掐自己一把,还是,再抬抬身向外看,天呀,木头窗户还糊着窗纸,我疯了,简直要疯了,谁,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卷一 第一章 糊涂的进宫
  一觉醒来,我的生活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的,翻天覆地,试想一个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现代人,在一觉醒来时发现周围的一切悄然倒退了三百年不止,这不是翻天覆地是什么?
  我一跃而起,开始在屋子里进行地毯式的检查,一切都很真实,绝不是电影里制作的漏洞百出的道具,而这房间里,唯一的一件摆设——一面镜子,镜子中,一张和我几乎完全不一样的面孔,似乎也在清楚地告诉我,此时的我应该已经不是原本的我了,而是一个陌生的人,从这身衣袍看,好像还真是一个清朝人的样子,也就是说,某个未知的原因造成了一个恐怖的结果,我穿越时空了,不是肉身,只是灵魂。天呀!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我做出了穿越时空这么伟大的壮举,小屋的门已经被推开了,几个一身宽大旗袍的女人就这样齐齐地站在了我的眼前。
  我小心谨慎地盯着她们,感觉来者不善。果然,其中一个衣饰华贵的妇人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后,蒲扇大的手掌直直地奔着我的脸过来了。
  笑话,从小到大,只有我欺负别人,从来没有人打过我,动手前也不打听打听,我司徒晓何许人也,要知道我小学的时候,就因为勇敢地揍了班级里仗着人高马大四处欺负人的留级生而名声雀起,现在即使情况不明,我也绝不会束手待毙,于是,我闪。
  眼前的贵妇人似乎没料到我身手如此敏捷,手上收不住力气,以至于踉跄了两步才站稳身形,这让她更加恼怒,马上大声吆喝要取家法过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究竟碍着谁了,来的第一天就遭遇若此。
  一见情形不对,我的眼睛迅速溜向门口,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要看好退路,情况不对,就马上冲出去,跑了再说。
  还好,同来的几个妇人劝住了那怒气冲冲的贵妇,等等,她们说的是什么?
  “福晋别恼怒,如今小姐身子好好的,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宫里的人就要到了,咱们还是赶紧帮着拾掇拾掇,送她去了才是,您这会子生气动怒,伤了身子不说,那家法小姐的身子怎么抗得住,万一闹出事情来,祖上的规矩,我们哪找一个适龄的秀女送进去?到时候,可是一家子掉脑袋的事呀。”
  “就是,福晋,您不爱看见小姐,也忍了这十几年了,再忍个一时半会儿,咱们把她往宫里一送,若好了将来也有个诰命夫人做做,便是不好,也不碍您的事情了。”
  宫里,秀女,这几个字一出,我冷汗直冒呀,穿越时空就穿越时空,怎么还好死不死地落到了一个待选秀女的身上,这下子,我的美好人生岂不是要葬送在那紫禁城中了,就算能侥幸活着放出来,到时候也二十五六了,在现代都是老姑娘了,何况是古代。我怎么这么命苦?
  不行,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我绝不能束手待毙,趁着他们说话的工夫,我还是跑吧。
  只是,上帝明显没听到我的祈祷,下一刻,那几个妇人已经狠狠地摁住我,开始给我换衣服、梳辫子、涂浓妆,不到一个时辰,我已经被押上了一辆马车,身后送走我的人都如释重负。
  看着马车里其他的几个年轻姑娘,再看看外面配刀、骑马的侍卫,想跑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了好多穿越时空的故事,像我这样几百年后来的灵魂,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失去记忆,然后听身边的人告诉你,你是谁,喜欢什么,家里都有什么人。但是,看来,这个方法并不通用,像我,根本就没人问我认不认识周围的人,当然也没人向我解释关于现在这个我究竟是谁的问题。
  只是,一会儿要是有人问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要告诉人家,我叫司徒晓,二十二岁,来自公元2005年?
  对于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生活呢?我在马车上想了又想,刚刚出来的时候注意到我的“家”并不宽敞,应该是个平凡的人家,虽然有几个奴婢,但是,家里应该没有做大官的人,自然也不会拿出什么钱来帮我打点,也就是说,我将是很多秀女中不起眼的一个,当然,这样最好不过,问题是,眼前的饥荒怎么应付过去。
标签: 恍然如梦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