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灰剑 作者/赵晨光

    第一章 品剑大会
  三年一度的品剑大会,这一次却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这品剑大会非比寻常,只有极有名的剑客方能参加。这一届品剑大会在泰山峰顶举办,规模严肃齐整,任谁也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来到峰顶,拣了这一天,与半个江湖的剑客作对。
  这三个人里,打头一位年近三十,重枣脸,丹凤眼,不怒自威,若加上长髯,活脱脱就是一位武圣人;第二位是个年轻女子,穿一身海棠红的衣裙,生得极是美艳;落后的则是个穿月白袍子的年轻人,恰是少年与青年之间过渡的年纪,身形单薄,眼神清澄,宛如森林暗处的水潭。
  泰山峰顶一干剑客还在诧异,那女子已经上前一步,笑靥如花,声音清脆:“列位请了,小女子严妆乃是沧浪水的副门主。这两位乃是沧浪水门主龙在田与总护法殷浮白。我沧浪水一派冒昧前来,还请恕罪。”
  众人面面相觑,沧浪水?这门派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从没听说过?
  可人家门主护法一应俱全,再看三人衣饰虽简,怛质地讲究不凡,上泰山顶又有挑衅之意,有人心中道:莫非又出了一个魔教?
  那严妆甚是机敏,随即又道:“我沧浪水虽非名门,亦属正派,决非奸邪一流。今日来此,乃是为了见证天下间不凡的剑术,并无他意。”
  她这般说,众人虽然猜疑,总少了些敌对之意。但受邀来此的剑客却均不服,一人排众而出,喝道:“你们寂寂无名,若能接下我手中利剑,再来这品剑大会不迟!”说罢身形一纵,一剑向那掌门龙在田劈去,这名剑客名为厉成殊,以一柄二十三斤七两的重剑闻名江湖,曾连败铁脚帮五名长老,又曾将黄河三鬼立毙于剑下,成名江湖,已有七载。
  这一剑未及身体,已闻一阵沉重风声。那龙在田不避不让,眼神睥睨,对这一剑视若无物。当着天下剑客之面,厉成殊自不能向一个不还手之人出手,剑势过半,骤然收回。此刻正值初春时分,雪未全融,粒粒冰雪被他这一剑退势激得飞舞空中。日光折射之下,晶莹剔透,极是好看。
  这一剑气势固然强盛,但其收放自如更是难得,能参与这品剑大会的皆是行家里手,有人不禁喝彩道:“好!”
  就在此时,一道水光忽地冲天而起,空中回旋,被激起的冰雪倏然串成一条直线。方才那一个“好”字尚未落地,叫好的人已经诧异难当。
  那亦是一剑,来如骤雨,去似流星。有个清越的少年声音笑道:“我大哥……啊不,掌门不会轻易出手的,你须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正是那总护法殷浮白。那道水光却是方才电光石火之间,他从腰间抽出的一把软剑。阳光冰雪之下,剑刃似有水光流动,端地不凡。
  三人之中唯有他最年少,然而这一剑既出,四下皆惊。单这一剑之利,已臻一流高手之境。厉成殊是见过多少大阵势的人,竟不由心中一凛,但此时自无退缩之理,他上前一步,喝道:“如此,你便接我一剑!”
  这一剑声势更厉,地上冰雪被激出一道裂痕,与地上黑色泥土混杂在一起,绞成一条黑龙。殷浮白微微一笑,软剑一抖,一道水光笔直进出,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厉成殊手中的重剑竟已飞到了天上!
  这一剑十分简洁,全无花巧,然而准头、速度、力道无不恰到好处,厉成殊不可置信地看着空空双手,叫道:“你……”
  “噗”地一声,那柄重剑落了下来,刺人峰顶的积雪之中。
  又一名青年剑客跃众而出:“好剑法,在下愿来请教!”
  这名剑客年纪颇轻,不过二十二三岁,众人识得他是今年华山一派的新秀薛连。此人被华山多位长老嘉许为“五岳英秀”,又称他是十年一见的剑术天才,一套青萍剑法使将出来,浸淫剑术多年的老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多有人讲若再排兵器谱,此人必然榜上有名。
  薛连剑尖朝天,倨傲一礼。殷浮白一笑,漫不经心地抽出了软剑。
  以薛连之剑术实力,从前哪有人对他这般轻忽?薛连原本就个性骄狂,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一个比他更狂的,不由心头火起,抬手便是他的得意剑式。只见剑光渐起,初时犹极微小,瞬息之间,竟如风起于青萍之末,飞速席卷半天,殷浮白整个人都被埋没在那无边无垠的剑光之中。
  这一剑覆盖极广,气势力道更是极惊人。按理被那剑光所卷,必然再没有出来的道理,未想殷浮白转头看了一眼,轻轻松松便后退了一步。
  薛连脸色一变。他这一剑看似完整,其实在东南方位有一个漏洞,但除了他自己,连几位长老也未能看出可这少年随便一眼,居然看到了?
  他心中刚转过这个念头,却见殷浮白软剑遥指,水光在空中一卷一绞,薛连只觉手腕骤然一痛,再也拿捏不住,手中长剑竟已飞到了空中!
  薛连长到二十三岁,从来顺风顺水,何曾有过这般众目睽睽之下惨败的经历?骇然之下大叫道:“你,你用妖法!你这是邪术,师父!”
  他转头看向华山掌门贺乘风,意欲寻求支援。但众人看得分明,殷浮白这一次出手,招式实与前番全然相同,薛连这般表现让他们不由都皱眉头,暗想这薛连虽有“五岳英秀”之称,但论及风度气质,实在是愧对此名。又想到这厉成殊与薛连均是一流的高手,却难挡殷浮白一剑之威。一名护法尚且如此,那掌门又当如何?想到这里,各自惊疑不定。却只有东南角处一名身长玉立的剑客缓缓击掌,笑道:“好剑法!”
  四下喧哗怀疑之声如潮水不定,这一句便尤显不同。严妆忍不住看过去,见那人白衣绿佩,腰悬淡黄长剑,暗道:从这服饰上看,原来是鸣蝉卫家人物,难怪如此。
标签: 寸灰剑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