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皮新娘 作者/童亮

  第一章 妖精媳妇
  【那位老人的眼光闪烁,如同半夜飘浮在荒野的鬼火,然后他神秘兮兮地凑到爷爷的耳边说道:“那个女的……不是人……”】
第001节 第一天的天气
  我还记得第一天的那个早晨。我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鸟叫和雷鸣。
  爷爷推门进来,嘟囔了一声:“鸟叫的话应该是晴天,打雷的话就可能下雨。这天气到底是怎么了?”
  我睡的房间的窗外有一棵枣树,年代久远的枣树。枣树背阴的一面枝叶枯萎,如一只榨干水分了的鸡爪;朝阳的一面却欣欣向荣,茂盛得如少女的头发。爷爷家是没有闹钟的,到了起床的时刻,枣树朝阳的一面就栖息了十来只叽叽喳喳的鸟雀,用动听的声音将你的睡意驱散。而枯萎的一面从来没有鸟雀栖息,似乎那面的枝干有毒,鸟雀一沾上就会像枝叶一样枯萎似的。
  爷爷是典型的一个农民,他不懂得怎样给稻田施化肥撒尿素,但是他熟知气候知识。他能背很多的古代流传下来的口诀歌。所有的风雨雷电,所有的阴晴圆缺,都归纳在他那些别人听不懂的口诀里。所以他种的稻田总是比别人的好。
  但是这天早上的鸟叫和雷鸣使他预测不了当天的天气,也就不知道该不该到水田里去施农家肥。爷爷预备送我走之后,顺便去水田里放水的。
  爷爷说过,施化肥的话,到了收割的时候土地都是干裂的,如同老人的皮肤;施农家肥的话,土地是柔软的,稍带黏性,收割的时候仿佛踩在棉花糖上,人在田里劳动的时候也惬意多了。
  爷爷看了看还赖在床上的我,笑了笑,说道:“亮仔,今天就不要回去了吧。万一路上下起了雨,路会非常难走的。再说了,你在爷爷家住的机会不多,就多住几天吧。”
  话刚说完,外面又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仿佛一个磨盘从天的东头碾到了西头,一下子就湮没了鸟雀的叽叽喳喳。
  爷爷帮我拉开了窗帘,探出头朝外面看了看天色。他一脸的愁容。
  我刚要问爷爷怎么了,恰巧这时外面一个人喊起了爷爷的名字。
  “岳云哥,岳云哥!你要帮我评评理呀!我活不下去啦!”那个人还没有进门就在大声呼喊,似乎有意要引起周围邻居们的注意。
  爷爷连忙走出房间,到堂屋里去迎接那个大声呼冤的人。我也连忙穿好衣裤,走出门来。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蓝也蓝不透,阴也不甚阴,真猜不透老天爷在犹豫什么。
  来者是一个跟爷爷年纪差不多的老人,看面容他要比爷爷年龄小些,但是他的头发甚至眉毛都白了。爷爷已过甲子,但是青发依旧。只不过爷爷喜欢剃光头,青发只有短短一茬。
  那个老人见到爷爷,老泪纵横,几乎在爷爷面前跪下来。爷爷慌忙一把抱住他,温和道:“晋龙啊,你怎么了?看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这样多丢脸啊!快起来,快起来,你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对我下跪是要折我的寿呢!”
  我连忙跟爷爷一起将这个悲伤的老人扶进屋里。同时,我心生好奇,是什么事情让这样一个老人痛哭流涕呢?
标签: 剥皮新娘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