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暗月将临 作者/潘海天

    引子 白刃红尘
  【笑容在老河络的嘴角凝住了,他面对的是一双被诅咒过的眼睛,冰冷彻骨,带着暗淡的绿色,这样的眼睛曾见过恶臭的沼泽中升起的最狂野的噩梦。
  从这个单薄的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好像冻结的冰霜挂满四周绿意盎然的枝头。】
  地火节的前夕,有着地狱般的天气。
  地面上一丝风也没有,旱魔肆虐,六个月里一滴水也没有落到枯焦的大地上,地面上的空气干渴如烈火,越州河络的心里,也像火焰一样翻腾。
  河络的手工业和矿产闻名于世,铜器、锡器、日用器皿和首饰皆为上品,他们制作的武器尤为精良,特有的魂印兵器会吸收那些战死亡灵的咆哮灵魂,增加持有人的武力。只有河络通晓这些武器的秘密。
  这些特产,曾让逐利的人族商人趋之若鹜,骡马队在崎岖的越州踩出了一条条的通衢大道。
  只是荣光属于过去。
  近些年来,河络族的领地矿产枯竭,再也没有出产和商人以货易货了,于是越州道上,商队日渐稀少。
  如今荒凉的山林下满是一人多高的蒿草,叶子焦黄却茂盛,只在某些地面上隐约看出一点凹陷的车辙,除了穿行的鹿,这些林间小道已经数年也没有一名商人经过。
  几名铁鼠部落的哨兵站在山毛榉木搭盖的凉棚里,手扶着比他们的身长高上三倍的长戟。从他们的哨位上可以俯瞰到东雷眼山的龙王峰。
  五十里外的龙王峰好像一把刀尖插入天空,在锋利的山尖上,可见一点微微白光,那是相邻的火山城邦——蜂虎城的城墙反射的阳光。那这是一座有名的矿工城,而作为溪流河络的一支,铁鼠河络和那些骄傲的火山河络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此刻,天空中一片寂静,显露出一种奇怪的鲜亮黄色。突然间,一个奇怪的声音闯入铁鼠哨兵们的耳膜,声音尖细,好像一把刀从天空中划过。
  扶着长戟的河络是一名老兵,见识过锁龙河上最残酷的血战,这时候却莫名其妙地心里发慌。
  他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看天空,就连星辰也仿佛感受到了威胁,紧密地拥挤在一起。
  最近两年,星辰总是歪歪斜斜地出现在空中,比过去更大、更明亮,但是那些亮光却闪烁不休,显露出一种世界末日的征兆。
  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兵觉得极度不安。
  遥远天空里的云正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聚集起来,那里并排垂下了几道龙卷风,它们在天际线上无声地盘卷,仿佛五个肆意妄为的妖魔,跳着死亡的舞蹈。
  “快看!”一名哨兵扯着老兵的胳膊,尖叫起来。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的对面的山脉突然复活了,仿佛一头巨兽,肌肉起伏,向上跃起,森林就像它的毛发,耸然而动。突然,毛发剥落了,整座森林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拔起,树木一根接一根地相继飞向天空。
  一种奇怪的震颤爬上他们的肩膀。
  雷眼山的天空变成一片恐怖的黑暗,阳光被完全吞噬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上空盘旋,好像吸光了里面所有的空气。
  铁鼠河络们像是石头雕刻出来的塑像,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断裂的森林顶部向上翻滚旋转,消失在空中,那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无所不能的漩涡,整座龙王峰腾空而起,仿佛正在被吸上天空。
  他们眼前那座巍然耸立的大山消失了,它被漫天的泥雾笼罩,石块、泥土、破碎的树木和烟尘以及一整座城市毁灭时所产生的死亡物质。
  直到这时,脚下的大地才发出深沉的喘息,坚实的大地好像鼓面在抖动,让他们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动荡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大地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对面消失的山脉,一切宛若平常。
  蜂虎城的消亡,他们倒不怎么难过,只是树林里的那些鸟叫声和虫鸣随之消失,可怕的寂静好像一个沉默的陷阱,将铁鼠哨兵们包容其中,让他们心虚不已。
  他们的心头都浮现出了巡夜师的预言。
  两年前开始,报信的甲虫和耳鼠在空中往来不绝,各地的巡夜师都在重复“大难就要临头”的预言。
  据说末日来临时天塌地朽,日月星辰坠落,圣湖的水变成血红色。号角一响,大地和山岳都被移动,互相碰撞。那日,天空将脆弱无比;在那日,众人将似分散的飞蛾;在那日,山岳将似疏松的羊绒。
  终于有人开了口:“这是末日之兆。”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