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丧尸:逃生 作者/花瑟

    第1章
  巴西北部的亚马逊河流域。
  险象环生的原始丛林,参天的棕榈、橡胶树在那里密集地生长,仿佛队列森严的卫队,将整个亚马逊河紧紧守护起来。
  丛林深处黑压压的,显得潮湿恐怖,在有阳光射入的水泽处,一条水蟒正翻滚着巨大的身躯,慵懒地享受着日光浴,野牛群在林间吃着草,时而竖起耳朵警惕得聆听周围的动静。
  树间,巨大的蛛网横亘着,令人生怖的大蜘蛛在静静等候着猎物。
  一只美洲虎匍匐在草丛之中,忍受飞虫在耳边的滋扰,它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不远处一只远离队伍的野牛,间或有几只猴子穿行在其中,野牛仿佛感受到了危险,撒开蹄子便跑,美洲虎箭一般冲了出去,宽大的脚掌踏着泥巴,哗哗带起泥水,穿过树丛,将大蜘蛛结的网撞得支离破碎,猴子烦躁地尖叫起来,上窜下跳,惊起飞鸟直冲天际。
  此刻,CA907航班正从亚马逊河流域上空低低飞过,天空蔚蓝色的,万里无云,杜峰用望远镜从窗口鸟瞰着整片原始雨林,他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太美了,那丛林像汹涌的大海一般辽阔,真是令人吃惊。快来看看,冯东!”杜峰说着将望远镜递给他。
  冯东放下手中的杂志,接了过来,正巧看到林中飞鸟四起,他道:“那个鬼地方对我来说相当恐怖,我可不想迷失在里面。”
  冯东看上去兴致并不高,杜峰不以为然,他依然保持着振奋的心情,抢回了望远镜,一边看一边喃喃地道:“有机会,我还真想迷失在里面。亲身体会一把野外生存的波澜壮阔。”
  冯东撇了眼杜峰,看他痴迷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都三十的人了,这心态还和小年轻一样,喜欢冒险。”他递给杜峰空姐派发的点心,“你就别想了,这次我们去圣塔伦任务紧张,那里有八台电器出了点故障,我们只有一星期时间,还要拜访三家客户。”
  杜峰非常神往地看着窗外:“圣塔伦距离亚马逊河的路并不远,真是太可惜了。”他头上戴的鸭舌帽,手上戴的护腕,脚上穿的跑步鞋清一色都是耐克的,他喜欢跑步,户外运动,胳膊上肌肉结实有力,小麦色的,透着健康活力。
  而冯东就不同了,35岁的年纪,穿着商务衬衫,长西裤,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显得极为老成。他是公司里的业务部总监,经常负责一些海外的洽谈,压在他肩上的担子总是让他出个差都压力重重。
  杜峰依依不舍地观察着这片丛林,只见丛林里的树木都似乎在移动一般,飞出大批的飞鸟,然后有数十只都掉了下去,他兴奋地道:“围猎!”
  我们将视线切换到亚马逊河的密林之中,那里传来振奋人心的吆喝声,一个个赤身露体,肤色黝黑的土著人,正矫健地穿梭在密集的树林中,速度快得就像猎豹,他们的脸上涂着天然的油彩,红的绿的黄的,鼻子、下巴上分别插着几根短棒,模样十分怪异,他们手中拿着弓箭,射下了许多飞鸟,他们弯腰捡着猎物。
  突然,一名族人兴奋地用土著语对着同伴叫唤。
  于是一群拿着弓箭的男人就围了上去,原来他射中了一只美洲虎,而美洲虎的巨爪之下还抱着一只已经断气的野牛。
  野牛翻着白眼,脖子是被美洲虎咬断的,嘴角还搭拉着一丝白沫和残留的草屑。
  土著人将美洲虎和野牛都抬了回去,今天的收获非常大。
  可是不幸的事情却降临在那个叫土鲁亚的小伙子身上。他的祖父在他早上出门狩猎之后病发,浑身颤抖,抽搐,口中吐着白沫,窒息而亡。族里的巫师也对老土鲁的病束手无策。
  据说老土鲁在几天前曾经受雇于一家很大的公司搬运东西,部落里很多人都曾去过,那家公司叫肯尼迪国际遗传公司,这家公司规模非常大,在世界各地都有研究基地,他们在这个地区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做科研,据说是专门研究热带雨林里的物种。老土鲁回来以后就病了,后来没能挺过去。
  族长安慰土鲁亚,他的祖父是去见了伟大的神,让他不要伤心,族里将以隆重的仪式为老土鲁送别,他会早日抵达天堂的。
  于是按照Yanomami部落的习俗,老土鲁的亲人们将吃掉老土鲁的尸体,以让他安歇并表示对他的怀念。作为继承者的土鲁亚被赐予了老土鲁的脑子,这是无上的荣耀。
  老土鲁被亲人煮熟分食之后,生活也归于了平静,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狩猎生存。
  过了几日,在一个平静的夜晚,土鲁亚,突然觉得身体很热,大汗淋漓,他的妻子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发烧了,于是请来了族里的巫医,巫医搅了些稀泥,里面放入了各种草木的汁液,然后涂抹在土鲁亚的身体上为他降温。
  土鲁亚高烧不退,很快浑身发抖起来,不可自制地抖动,痉挛,他的瞳孔变得十分怪异,巫医眼中大显惊恐之色,苍老的声音大叫着:“邪魔附体,邪魔附体!快请巫师。”
  于是,一个疯疯癫癫,口中念念有词的巫师绕着土鲁亚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拿柳叶沾着圣水洒到了土鲁亚的身体上。还跳着一种奇特的萨满舞蹈,土鲁的屋子里焚着香,几名壮年分别按着土鲁亚的手和脚。
  很快,土鲁亚安静了下来,发出哼哼的喘息声。巫师松了口气,告诉大家,没事了,邪魔已经驱除了。
  众人松懈之际,土鲁亚慢慢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很奇怪,他揪住了一位部落人的脚狠狠咬了下去。现场一片惊乱!
  巫师消瘦伛偻,浑身污垢,他身上的皮皱松得仿佛能掉下来,他跪倒在地,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被恐惧所吞噬,他对着土鲁亚,双手伸向天空,口中念念有词,仿佛进入神游的状态,他请求神明再次降临驱除邪魔。
  土鲁亚歪着脑袋,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走向了巫师,对着他的手臂一阵撕咬。
  巫师浑身抖动,疼痛让他咬牙切齿,但他依然虔诚地念着咒语,直到最后,他双眼一翻,仿佛真被附体了,他用镇定而低沉的语气说道:“邪魔……来到人间……人类化身恶魔……相互蚕食……。”
  巫师的话并没有说完,他被撕开了,鲜血如泼墨一般瞬间染满了大半个帐篷,一声声惊栗的尖叫声刺破苍穹,女人们争相逃了出来,男人们争相进入控制局面!
标签: 末世丧尸逃生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