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 作者:异青人 凶杀诡异案件

  第一章 
  悬念的开场
  我们不可否认,人的一生是由无数个巧合拼凑而成。
  有些巧合会和我们不谋而合,而有些巧合则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将它强硬的撮合到了一起,不管是哪一种,我们都不得不感叹它的存在是如此的微妙。
  ——异青人
  吉林,某处。
  房间显得有些凌乱。柜子,地板上摆满了衣服。
  床上我们第一个出场的女主角正表情呆滞的将眼前凌乱摆放着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收拾到旅行箱里。
  听起来有些暖味的音乐从电脑的音箱里发出来让她感觉到心情更加的压抑。坐在床尾对着电脑摆动着的良辰到是显得异常的轻松,不时还跟着音乐哼哼着唱上两句小曲儿。
  笨笨熊式的音箱里不时有Q Q的呼唤声从里面传出来,要是在平常李乐一准是坐在良辰的身边监督着她这位才貌出众的男友,但此时她却任由男友在网络里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子聊天而不去理会。
  桥月:跟老婆在一起呢么?
  良辰:是啊。
  桥月:上次给你介绍的那本书看的怎么样了。
  良辰:看了个开头,没多大的意思,好像连结尾都没有。
  桥月:结尾我是管作者要的,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要报仇么?
  良辰:呵呵,看来你还是个忠实的读者,记得,你说你在你们村子里受尽了折磨,你想报复他们。
  打完这一段话后良辰回头看了看李乐关心的问道:“收拾的怎么样了?”
  李乐听到良辰的话后叹了口气所问非所答的说了句:“人的生命真是脆弱。”
  良辰听见李乐这样的话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向床上挪动了一下,搂起李乐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别想太多了,收拾完了早点休息,明天可是要坐一天的车。”
  音箱里再次传出了消息声,良辰松开李乐又挪回到电脑旁看见电脑里的字微微的一愣。
  桥月:介绍你看的那部小说,里面最后虽然鬼婴报了仇但毕竟也死了,如果要是我的话一定不会傻到自己了断。
  良辰:我觉得人不应该活在仇恨里,每个人都有仇恨,要是大家都想着报仇这个世界不就乱了。
  “不知李强死了他的奶奶该怎么办。”李乐一声长叹默默的看着床头柜上自己和李强的合影发呆。
  良辰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喝了口开水说道:“人早晚都得面对生老病死的,伯母是怎么说的?”
  “也没怎么说,事情来得太突然。听妈妈的口气也挺难过的,我也没敢细问。”李乐想着今天早上母亲打电话时说的话,忽然有些害怕不自觉的向良辰靠了靠。
  桥月:我所受到的苦是你们根本就无法承受的,我设计了整整半年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你和李乐也在我的计划里。
  良辰:我?呵呵,怎么还给我安排个角色,那我该谢谢你……
  桥月:我没在开玩笑,我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执行,而且结果出人意料的成功。
  看见这段话良辰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李乐问道:“李强,是被人杀的?”
  “不知道该怎么说,村里的人认为是被鬼给杀的。哎,李强的奶奶知道后便晕过去了,他家人平时对我都特照顾,所以我才决定提前回去。”李乐默默的说道。
  良辰:我听你说过,你是善义村的人吧?
  桥月:呵呵,李乐不也是这里人么。
  良辰:你怎么知道?还有能告诉我你计划里的第一个要杀的人是谁么?
  “不是这么巧合吧?”良辰看着消息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然后又猛的喝了一口开水盯着屏幕上的Q Q对话框等着回复。
  桥月:李强,村里的一个小混混,以前经常欺负我。我当然知道你的一切了,否则怎么能把你设计这个计划里呢……
  良辰看着消息愣了几秒后僵硬的将Q Q关掉不敢相信的说道:“邪门了……。”
  “什么邪门了?”李乐收拾着明天要带走的衣物漫不经心的问道,良辰回过头看了看李乐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桥月的女人?”
  “当然认识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你也认识的,去年去我家时她刚好上吊死了,我们还去参加葬礼的呢,你忘了?”李乐将最后一件衣服整理好后搂着良辰的脖子感叹的说道:“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什么?你是说那个女人就叫桥月?”良辰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他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才想起去年去李乐家时的事情。
  “对呀,当时村里最漂亮的就是她了,小伙子们可都以她为目标。可惜她不懂得自爱,听说跟村里不少男人都有亲密的来往,否则也不会弄到名声扫地人见人骂。”
  李乐说完在电脑上换了一首比较欢快的歌曲后躺在了床上,良辰想着刚才在Q Q里的聊天又想了想李乐的话,一时间竟弄得他头昏脑涨。
  几天前在一个名为善义村的地方死了一个人,而凶手刚刚还在和自己在Q Q上聊天,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叫桥月的女人已经在一年前的这个时间上吊死了,而良辰记得他的这个网友是几个月前加上的他,更为巧合的是善义村死的这个人正好是李乐在家乡时所认的哥哥。
  这一切,未免巧合的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良辰这样想着躺在李乐身边,李乐好奇的看着良辰向他身边靠了靠柔声的说:“怎么了?”
  “没……没什么。”良辰动了动身子将李乐搂在怀里皱着眉头说道:“快睡吧,明个得起早。”
  …………
  次日,午时。
  漫天的大雪降临诡异的村庄,呼啸的寒风打在男人坚韧的脸庞上,厚厚的军大衣上已经落上了一层纯白的雪花。
  男人看起来若显得疲惫,凌乱的头发下眉头紧皱,胡须上被风雪打上了一层白霜。
  几分钟后,男人拐了个弯走进一处宽阔的大院,在大院里停顿了一会后男人径直的走到了写着公安局的门前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长廊里显得有些冷清,并排着的五六个屋门几乎都被黑色的锁头紧紧的锁上了,男人左右的看了看后,最后向写着办公室牌子的门前走去。
  “老王,你说这上能派个啥人过来?”四十岁出头的田文广动了动肥胖的身子在办公桌前吸了口烟享受的闭上眼睛对一旁坐着的王忠说道。
  “你管派啥人,人过来了咱就好好接待。”王忠喝了口茶回答完田文广悠闲的看着电脑琢磨着这局的牌该如何出。
  “我说老王,你就不担心人家过来抢饭碗?这些年咱俩的表现你我在清楚不过了,这人常说生活能磨灭一切,我看这话一点不假。老王,你说这上头会不会以查案的名义来暗中调查咱俩来?”田文广一口气说了不少废话,停下来后有些吃力的喘了两口粗气看着王忠。
  “我说你就别为这事伤脑筋了,他有能耐就让他查好了。”王忠说完后将最后一幅牌出去后笑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没等将茶杯放回原位屋门就被打开了。
  嘎吱……。
  王忠和田文广一起向门口看去,一位中年男人从门外快速的走了进来。
  “是王忠和田文广吧?我是调来协助这次案件的……”男人打开门后礼貌的对眼前坐着的两人点了点头,可话刚说到一半田文广便接了过去嬉笑的说:“寒冰对吧,今早打电话时上头说了,没想到这么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
  田文广说着走了过去客气的拉起寒冰说道:“来来,随便坐。”
  “田叔客气了。”寒冰被田文广的热情弄的浑身不自在,坐到椅子上后对田文广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
  “无碍无碍,这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你就别这么客气了。”田文广眯着小眼睛脸上堆积的肥肉活像一个肉包子。
  王忠看着田文广的举动后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田文广不已为然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烟点燃大大咧咧的说道:“你忠叔就这样,整天跟要杀人似的。”
  “要杀我也得先把你杀了,寒冰啊,咱还是说正事,上头派你来除了查案还有没有别的意思?”王忠瞪了一眼田文广后对寒冰直接的说道。
  “领导很重视这次案件,也考虑到这里的人手不够所以让我来协助两位破案,案件破了我可能就得回去。”寒冰听出了王忠话里的意思流利的说道。
  “诶呀,还是领导体谅人,知道我俩老了脑袋瓜子跟不上了。”田文广听完后将烟头掐灭看了眼王忠说道。
  王忠皱了皱眉头将游戏关掉拿起茶杯站起身也颇有感触的说道:“这村里二十多年来也没发生过一次这样的案件,这零不丁的出来一件我和你田叔还真有些力不从心了。”
  “忠叔别这么说,想要破案还需要两位的帮忙。”寒冰谦虚的说完后马上将话锋一转继续说道:“田叔,咱还是先说一下案件吧。”
  “对,先研究工作,晚上咱在出去喝两杯。”田文广皮笑肉不笑的说完从办公桌上拿起几张稿纸开始讲述着他对这个案件的理解和分析。
  …………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