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搭肩 作者/年少气盛

  第1章 夜遇女鬼索命
  我叫高强,作为一个生在九零后,长在北京城的我来说,打小儿就听过不少京城中的灵异怪事。
  什么故宫西六宫、朝内81号,劲松鬼楼、北新桥的海眼等等,各种灵鬼传说数不胜数,一个比一个吓人,一个比一个邪乎,特别是故宫西六宫和朝内81号,更是恐怖的一塌糊涂。
  传说在刚解放那会儿,就有不少人在故宫之中看到过比猪羔子还大的老鼠到处乱跑,半夜也长能听见各种奏乐之音,更加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是,在92年那阵竟然有个外国游客,在一个雷雨天中看到了有宫女和太监排成队的从其面前走过,后来她还用照相机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引起了当时不小的轰动。
  而朝内81号也是非常的惊悚,近百年来几乎没断过血腥的灵异事件,几经易主,但每一个住过这个大宅子的主人都不会得到善终,其中民国时期京城的大户霍家更是异常凄惨。
  在民国时期京城大户霍家就入住了这个大院,但是随后便惨遭灭门,据说连一只苍蝇都没留下,令朝内大院一度充满了浓重的血气,别人进去都会被熏出来。而且在半夜中的雷雨天气,这个大院中现在还会传出女人的哭声,凄惨悲伤,闻者心碎。
  这个故事在不久前还被拍成了电影,林心如和吴镇宇主演的《京城81号》我想大家都看过吧,就是这个故事改编的。
  当然我说了这么多并不是在宣扬封建迷信,作为一个21世纪的八好屌丝,我是从来都不相信有鬼的,就算是有,那也是我这个色鬼了。
  不过我这个不信世上有鬼的想法,在我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之后,就彻底的改变了。也就是前几天的事情。
  我是一个待业大学生,三流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待业,前几天我老爸和老妈去沈阳我大舅家探亲亲,身为宅男的我不愿意凑这个热闹,就理所当然的在家看家了。
  而事情就是从我看家的第一天开始的。
  记得那是十二月二十六号的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带着耳麦,叼着一根廉价的香烟,坐在电脑前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玩LOL,直到半夜十二点才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睡觉。
  可谁知道我刚躺下,怪事就发生了。隔壁家的四川妹子不知道是精力旺盛,还是女性阿尼玛分泌过度,妈的大半夜不睡觉,嗷嗷的叫床,烦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头一万头草泥马不断奔腾。
  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穿着个大裤衩子,去砸隔壁的门,“大半夜不睡觉,叫你妈啊叫,再叫把你家玻璃砸了!”
  我愤怒的大骂,说实话我这人你别看有点宅,在大学这三年来还是很混的开的,有一些狐朋狗友,小脾气相当爆,一上来拦都拦不住,足足砸了五六分钟,我才继续回去睡觉。
  不过等我回到了床上之后,你妈的那叫床声又响了起来,嗷嗷的非常烦人,不过那时候我也是困得要死,就蒙着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我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准备到楼下的包子铺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了隔壁家的那小浪蹄子。
  这妹子是四川成都那边过来的,叫李瑶,二十一岁,是个打工妹,在这里租房能有半年,为人很是开放,隔三差五就往家带男人,还都是岁数特别大的那种大叔级别的老男人。
  不过这妹子虽然开放,但我从来没想到她能开放到这种程度,那天我一出门,就看见这妹子光着身子,什么也没穿,挺着两座肉山,就站在他家门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给我都弄的一愣。
  “喂,我说妹子你这是闹哪出啊?”
  我也不是什么好屌,见这豪放妹子没穿衣服,就想上去调戏两句,谁知道我一句话没说完,这妹纸直接就扑了上来。
  “我……饿……”
  妹子就说了这俩字,搂着我脖子就是一顿啃,说真的接吻这玩意大学三年我也是很有经验的,大大小小战役不下百场,就从来没输过。谁知道这妹子比我还厉害,抱着我一啃就是足足五六分钟,直接就给我裹缺氧了,弄得我脑袋都直迷糊。
  不过我也不管这些,所谓有逼不草,大逆不道,送上门来的菜不吃白不吃,当时我抱着这小妹子就往我家门口移动,也不管饿了一夜的肚子了,这时候就是想先干了再说。
  谁知道这妹子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邪风,刚一到我家门口,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对,就是那种非常惊恐,歇斯底里,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叫声,然后就一溜烟的跑回了她家屋子,我拽都没拽住。
  “这尼玛什么情况?”
  我有点蒙了,望着刚刚照射进入我眼中明媚的阳光,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那妹子把门关的死死的,我也没厚着脸皮去敲人家门,索性就直接下楼吃包子。
  不过在我下楼的时候,我倒是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从这妹子家的门口,一直到我家的门口,地上有一条湿湿的水渍,好像是那妹子刚刚流出来的。
  “骚娘们就是水多啊!”
  我嘿嘿一笑就下楼了,打定了主意今晚上好好干一下那李瑶。脑中也是不断的幻想着各种姿势,令我的心情一度的兴奋。
  不过在我一下楼的时候,这好心情立刻就没了,一个满口黄牙的算命先生就开始对我招手,“嘿,小朋友,你今天有卦。”
  这个算命先生能有三四十岁,尖嘴猴腮,下巴上面还有个黑痣,对我嘿嘿直笑,怎么看怎么猥琐。
  而我对于这样的人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先前我就说过,别看我从小听了不少京城中的灵异故事,但对于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一直都是不屑一顾的,所以我没理他,直径的向着不远处的包子铺走去。但是这个算命先生竟然一句话就把我给留住了。
  “小朋友你钱夹掉了。”
  算命先生说着,用他那脏兮兮的大手一指我的脚下。我低头一看,还真尼玛是我的钱夹掉地上了。
  我捡起了钱夹,走到了那算命先生的摊位前,扔给了他五十块钱。
  “谢了,算是给你开张了。”
  我从钱夹里拿出了五十块钱,算是对这算命先生的感谢。谁知道这老货第二句话就上脸了。
  “小朋友,老夫要是没看错的话,你今儿早上遇到过不干净的东西,这几天你有灾祸啊。”
  这猥琐的老男人一上来就神神叨叨的咒我,令我这张英俊的小脸顿时就有些黑了。
  我太了解这帮人了,开口就说你有灾祸,命中有难关,需要去去邪气,要不然就大祸临头,给你整的一愣一愣的,然后就从你腰包里往外扣钱。
  我的一个同学当初就遇到过这事,算卦的说他命里犯小人,每逢打架肯定挨揍,需要破一破这个坎,结果一千多花进去了,打架的时候该挨揍还是挨揍,所以我从来都不信这事。
  “我说哥们,别给脸就上啊,以后要是还想在这地儿混,就别跟我整这些神神叨叨的玩意。我烦。”
  我扔了一句话,然后也不管那算命的是什么脸色,直接起身就走,去吃包子了。
  这一天总的来说我过的还算不错,早上吃了包子,就去找我的那些狐朋狗友去网吧玩游戏,玩过LOL的都知道,这游戏在家玩没什么意思,必须人多,一起狂喊,一起狂骂,那才有意思。
  所以我玩到了下午三点,才拎着两盒泡面往家走。
  但是当我一到家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一堆警察在我们家楼道搞封锁,仔细一问,我的脸当时就白了。
  隔壁家的打工妹李瑶竟然死了,光着身子死在了自己家的床上。说真的当时我脑中一片空白,早上人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
  “赵婶儿,李瑶真的死了?”
  我不确定的问着街坊邻居家的婶子,心里一阵念叨肯定是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
  可是赵婶给我的答案是非常肯定的,她说小强(我一直很讨厌别人这么叫我),婶子这事咋能骗你,警察都验尸了,说李瑶那小姑娘一周前就死了。据说是被尿憋死的,你说这是做了哪门子的孽啊……
  赵婶在那絮絮叨叨的说着,活像是古代宫里的老妈子,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但是我此刻却是没心思烦这个,一把就抓住了赵婶的胳膊,激动的问道:“李瑶一周前就死了,这怎么可能?”
  我清楚的记得,我早上还和李瑶亲过,怎么可能她死在了一周前?
  “小强,你先别抓着婶子。”
  赵婶被我用力一抓,有点害怕了,似乎是没想到我这么激动,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过了,连忙松开了赵婶,听她慢慢给我说。
  原来李瑶是死在了一周前,据警察说是一周前李瑶在酒吧带着三个男的回来玩4P,后来可能是玩的太过火,那三男的轮班干了李瑶六个小时,不让李瑶去尿尿,玩虐待,结果喝了一肚子酒水的李瑶就这样活活的被尿给憋死了。
  后来这个案子是那三个干死李瑶的男的,可能是心中憋闷,去酒吧喝酒,喝大了之后说漏了嘴,然后就有人报了案,于是今天警察才找到了这里,封锁现场。
  而我听完了这些后,脑子里几乎有一万个炸雷在爆响,李瑶死在了一周前,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但是今早上我见到的是谁?
  我这一刻想起了早上那算命先生说的话,还有一些老人说过的什么头七还魂,脑中瞬间有点明白什么了,难道真的是遇到了脏东西?
  那一晚我躺在家里的床上,几乎就是没法入睡,LOL也没玩,脑中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的就是一直想着这个事。
  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又或者是精神恍惚,在半夜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我又听见了隔壁李瑶家的叫床声。
标签: 鬼搭肩 高强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