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赵乾乾(全本)+番外篇小说

    第六章
  江辰的车停在了LV旗舰店前,我吓了一跳,基本上这个牌子我只在某知名作家的书里见过,现实生活中我还是对AV比较熟。
  车门中控叩一声开了,江辰说:“你下去等我,我去停车。”
  我下了车待在原地等他回来,不时贼眉鼠目地透过玻璃橱窗偷瞄LV店里,大概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橘红色的灯光显得特别的纸醉金迷。
  “走吧。”江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我吓了一跳,结巴道:“还是不要吧,好贵的,况且里面好像卖的都是包包,我都没看到礼服。”
  他顺着我的视线看去,“你以为我要带你进LV?”
  “不是吗?”
  他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你又不是我老婆,我干嘛给你买LV!”
  ……
  他领着我绕过LV,进了一条巷子,来到一家服装店门口,我抬头一看,这店名太实在了——买不起LV。
  我指着招牌对江辰说:“你看,它讽刺你。”
  他抬头看了一眼,“讽刺你吧。”
  我撇撇嘴,“等我有钱了,我去各大名牌店里,就对着店员说,这件不要,这件不要,其它通通包起来。”
  他摇了摇头,说:“你干脆说,这件和这件包起来,剩下的打包寄给红十字会。”
  道行比我深呀……
  店主是个年轻小伙,长得不错,我瞅着总觉得眼熟,大概是我潜意识里想跟一切帅哥混熟。
  小伙子迎了上来:“江医生,带女朋友买衣服啊?”
  江辰把我往前一推,说:“帮她搭配一套可以参加宴会的衣服。”
  小伙子眼睛把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说:“行,美女这气质跟我店的衣服特配,我立马搭几套让你选。”
  敢情我的气质就是一买不起LV的气质……
  趁着店主在挑衣服,我问江辰:“你跟他认识啊?”
  江辰点头:“他是苏医生的弟弟。”
  苏弟弟耳朵特好使地加入了我们的对话:“我叫苏锐,我姐待会可能会过来。”
  我低头看他,他蹲在地上挑鞋子,屁股撅得高高,低腰牛仔裤使他腰露出一大截,挺小蛮的。
  “陈小希。”江辰突然叫我。
  “啊?”我收回停留在小蛮腰上的眼神,回过头看他。
  他指一指我的脚,我低头一看,一只类似蜥蜴的绿色生物停在我脚边,长长的尾巴微微摇摆着。我条件反射地用脚尖飞速地挑开它,然后高频尖叫着躲到江辰背后。
  绿生物在地上滚了一圈,翻出颜色稍浅的肚皮,四脚在空中乱蹬。
  苏锐直起身走过来,笑眯眯地拎起绿生物,摆在手臂上,对我说:“别怕别怕,这是我养的蜥蜴。”
  我从江辰背后探出头来:“它有没有毒,会不会咬人?”
  “不会不会,它很乖的。”苏锐把手臂伸了过来,很热情地邀请我:“摸摸看嘛。”
  我盛情难却,手颤悠悠地伸过去,才到了蜥蜴跟前,它突然嘶地吐出一条肥厚分叉的舌头,吓得我迅速缩回手,又躲回江辰身后去了。
  苏锐哈哈大笑:“小蜥不要吓姐姐,她刚刚不是故意踢你的。”
  “小蜥?”江辰重复了一次,也笑了起来。
  我愣头愣脑地回答了他一声后才反应过来,相当义愤填膺:“它也叫小希?”
  “也?”苏锐很兴奋,“还有谁叫小蜥?这真是个好名字。”
  有一个好名字的我缓缓举手:“我,陈小希……”
  “太有缘分了!”苏锐绕到江辰身后停在我面前,摸着蜥蜴的头说:“苏小蜥,姐姐跟你名字一样呢,你们太有缘分了,跟姐姐打个招呼,来亲姐姐一个。”
  我干笑着绕到江辰面前,探个头挥一挥手:“你好你好,男女授受不亲,不用亲不用亲。”
  苏锐露出被侮辱了模样:“小蜥是女孩子。”
  江辰拉开躲在他胸前的我:“去换衣服。”
  苏锐这才放下苏小蜥,从衣架上拿了几件衣服递给我:“你先试试,你穿几码的鞋?”
  基本上我的脚小得畸形,被问鞋码对我来说是一个耻辱……
  于是我说:“35。”
  江辰偏头看了我一眼,说:“33号半,34加一个半垫也可以。”
  ……
  苏锐挠一挠头对我说:“我得找找看有没有34码的鞋,你先进去换衣服吧。”
  我捧着衣服进去换,却在换第一套时就出了麻烦,背后的拉链被头发绞住了,卡在半腰上拉不上也拉不下,无奈之下我只好对着外面求救:“苏锐,拉链卡住了,拉不动。”
  帘子被掀开,进来的却是江辰,我愣愣地看着他。他没说话,直接绕到我背后,一手把我头发挽成一把握高,一手哧啦一下就把拉链拉上了,拉上后掉头就走。我对他的手艺万分佩服。
  我换了好几套衣服,最终苏锐替我选了一套浅绿色纱质礼服,穿在身上轻飘飘,让我有一种没有穿衣服的恐慌。
  苏锐千辛万苦搜出了一双34码嫩黄色高跟鞋,加了个半垫之后我勉强能穿稳。
  苏锐对我的新打扮夸得天上人间美丽非凡,虽然我看着镜子丝毫没找他所说的惊艳感,但是我觉得他说得实在太对了,我真诚地要交他这个朋友。
  苏小蜥几次试图接近我,都被我用一种“你敢过来我就用高跟鞋碾死你”的眼神吓走了。
  江辰坐在店里沙发上,不时懒懒地打量我两眼,当然我不敢指望他会露出电视或小说里常出现的屏住呼吸惊为天人之类的样子,但好歹也别一付看新闻联播的样子。
  “好了没有?”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好了,你付钱吧。”我低头研究衣服的领子,V字领边缘折了很漂亮的小褶子,像绿色的麦浪。
  苏锐嚷嚷着:“算了算了,太有缘分了,就算小蜥给小希的见面礼。一共八百,裙子五百,鞋子三百。”
  我瞪他,宰人啊,一样的衣服淘宝八十就能搞定,还包邮。
  苏锐对我笑:“你别一付我是无良奸商的样子。我这衣服可不是满大街都有的,都是我自己设计自己做的,仅此一件。”
  江辰倒是没说什么,付了钱说了谢谢就拉着我走了。
  我在行驶的车中艰难地化着妆,幸好路况还不错,基本上化完之后五官还正常。
  等红灯的时候江辰突然笑起来,眼睛盛满了促狭,说:“你的化妆技术进步了不少嘛。”
  我白他一眼,我知道他在笑什么。
  那时高三,我们没日没夜地跟高考厮杀,在遥远的地方有几个同样与高考厮杀着的同仁不堪压力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消息从在各大部门之间辗转,辗转了许久才流落到我们这个遥远小镇里的学校,校长紧急召开了会议,然后在高考前一个月,老师们决定替我们这群水深火热的孩子举行一场晚会,晚会的名字叫“走向明天”。我个人觉得这个名字很没意义,除非死掉,不然谁都得走向明天。节目都是由高一高二的学生准备的,朗诵、合唱什么的,总之让人看了一点也不想活到明天的一些节目。
  晚会举办之前,老师们被一件事难倒了,学生们要上台,总得要化妆,学校里会化妆的老师就那么几个,一个合唱队化下来,天都亮了。于是学校临时决定美术班的学生来分担化妆大任。作为美术班的头牌,我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没料到人脸和画布原来差挺多,每一个被我化过的女生在照过镜子后都哭了,并且表示如果要她们这样上台,她们选择告别明天。而江辰当时正好路过那间教室。我教室里被一群师妹围着哭得手足无措,他在教室外笑得手舞足蹈,而学妹们因为被风云人物嘲笑而哭得更加声嘶力竭了。
  虽然岁月久远,可一回想起来我额角还是突突地跳着,耳边仿佛又萦绕满了高低起伏抑扬顿挫的哭声。
  “到了。”江辰说,车缓缓地靠边停下。
  我揉一揉额角,叹了口气抱怨道:“你以后别害我回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情了。”
  车在原地停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打开车门,我疑惑地转过去看他,他紧皱着眉,眼睛注视着远方,下颚绷紧,双手握在方向盘上,指骨泛白。
  我知道他在生气,但我对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却有点摸不着头脑,呐呐地问他:“怎么了?”
  他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放开方向盘,转过头来对着我笑,也许我不该称之为笑,他只是把嘴唇抿成一条线,左颊挤出深深的酒窝。他说:“没有,胃痛。”
  “啊?那怎么办?”我一紧张就有点颠三倒四,“怎么会胃痛呢?你没吃东西吗?有没有药啊?我们去医院吧……”
  “没事了。”他说。
  “怎么会没事呢?你知道胃痛有可能是胃出血、胃溃疡、胃穿孔、胃癌……”
  他看着我笑:“还有什么?”
  我不是很确定地说:“胃破掉?”
  我有加重语气说:“不管啦,我们快去医院,你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死的!”
  他忽然伸手过来推一推我的脑袋,笑着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我对他突如其来的好心情深感不解以及困扰,只是一再确认他的胃不会破掉这件事,他也一再对我保证已经没事了,最终十分无奈地表示若是他的胃有个三长两短,手术由我操刀。
  我听到他愿意死在我手上,也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