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赵乾乾(全本)+番外篇小说

    第三十五章
  江辰默默地站起来,往房外走去。我跟在他身后解释,“你是我男朋友呀,我刚刚听错了,我以为你问我你在找什么。”
  他挥挥手说:“我知道了,不用说了。”
  基本上作为一个刚被比喻为内衣裤的人,他的反应过于淡定,这让我不安,因为假如有人把我比喻成内衣裤,我的反应至少会……会比较……猥琐。
  我看着江辰从沙发旁边拖出一个行李箱,拖进房间。我很惊奇,进门的时候光顾着感叹空调了,居然没发现沙发旁放了一个这么大的行李箱。
  我傻傻跟在他背后,“怎么会有行李箱?你明天要出差吗?”
  “去帮我倒杯水。”他说。
  “哦。”我颠颠跑出去帮他倒水。
  江辰从箱子里找出一瓶药,倒了两片就着水吃下去了,我忍不住抓了瓶子来看:维U颠茄铝镁片Ⅱ,适应症:用于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胃酸过多,胃痉挛等。
  我问他:“你胃痛啊?”
  “嗯。”他坐在床沿捂着胃。
  “你晚餐吃太多了,还吃了我的那份。”我拿枕头递给他:“用这个捂着肚子,会舒服一点。”
  江辰把枕头压在肚子上,皱着眉头说:“把你的衣柜清出一层来,帮我把箱子里的衣服放进去。”
  “好,我这就收,不然你躺下来睡一会儿吧。”我看着他皱着眉头脸色苍白的样子就觉得心疼得不得了。总有那么一个人,你看着他痛苦愿意以身代之。别说收拾个衣服了,收尸我都在所不辞。
  我把衣柜最上层的衣服都拿下来,那一层我用来放一些平常不常穿的衣服,反正江辰高,就把他的衣服都放上面好了。
  等我的衣服全部挪到一个袋子里,他的衣服也大半上了衣柜,我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转过身去看江辰,他正躺在我床上闲闲地翻着漫画书。
  我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说:“为什么你要放这么多衣服在我这儿?”
  他放低漫画书,露出两只眼睛,“这样我就不用每次来都带换洗的衣服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你会不会带得太多了一点啊?”我踮着脚把衣服往上叠。
  “你真矮。”他说,“丢几件衣服给我,我要去洗澡了。”
  “你今晚还待我这儿啊?”我转过头去问他。
  他随手把漫画书一扔,走过来从我捧着的衣服里捡了两件说:“好好收拾,我去洗澡了。”
  说完他拍拍我的头,把衣服往肩上一搭,迈着大爷的步伐大步地走出我的房间。
  我有种觉得我所有问题都得不到他解答的困惑,是我的错觉么……
  江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只套了一条蓝色格子的长裤,头发滴着水,水珠滴答溅在肩膀上,再从肩膀滑向精壮的胸膛,再滚动向线条分明的小腹。
  我咽了咽口水,“那个,开了空调你还是穿个上衣吧。”
  “擦干了再穿。”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你明天帮我买两条毛巾吧。”
  “我柜子里有新的,我拿给你。”我很兴奋地从柜子里找出毛巾递给他,“我已经过过水的了,很干净,你现在就能用。”
  “黑人牙膏?你能给我点不是赠品的生活用品么?”他指着上面绣的小黑人头问。
  我说:“你就不能把它当做刺绣么?就是图案特别了点。再说了,赠品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最划算了。”
  他嗤之以鼻,“你最好是懂经济学。”
  我郑重地点头:“至少我懂胡诌学。”
  江辰无奈地摇头,在床沿坐下,说:“帮我擦头发。”
  我爬上床,绕到他身后替他擦头发,他的头发很软,略带褐色,我用毛巾轻轻的揉着,除了我忍不住拔了他一根偏金色的头发被他瞪了一眼之外,气氛整体还算不错。
  擦完头发我趴在他肩膀上休息,擦头发这事可累人了。
  夜里我睡得迷糊,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脖颈间磨蹭,啪一巴掌揍过去听到一声低吼:“陈小希你是女子拳击手啊!”
  我迷迷糊糊转过身去抱他,“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干嘛?”
  “睡不着。”
  “怎么会?”说着我眼皮又要合上。
  然后脸皮一阵被拉扯的疼痛,江辰掐着我的脸说:“胃痛。”
  睡眠不足很容易让人心生歹念的,比如说现在的我就想说胃痛你一边痛去啊,再骚扰我就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胃痛……
  幸好心底深处那个人性的部分一直在呼唤,我才勉强撑开眼睛问他说:“我去给你倒水找药。”
  说着就要爬起来,他把我拦腰拖住,“不用,你陪我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
  半夜谈心这事真的是,很让人伤脑筋的。
  但由于我在女朋友这个身份上主打的都是善解人意,所以也只好提起精神应付他,“你想聊什么?”
  他说:“随便聊。”
  哪,做人要讲道理,你不能自己说要聊天却让我找话题,这种行为极其不负责任,极其令人发指,值得拖出去枪毙一百次。
  我这么摩登且铿锵着的女性,自然是不会主动找话题的,所以我说:“你今天有没有做了什么手术?”
  “没有,我今天都在门诊。”
  “哦。”我想了想又说,“你觉得胡染染漂亮吗?”
  “漂亮。”
  “多漂亮?”
  “比你漂亮。”
  我掐住他腰上的肉拧了一圈,“我才是你故事的女主角,讲话给我客气一点!”
  他用力搂紧了我,像要把我压碎的那种紧,逼得我不得不松了掐着他肉的手。
  我说:“你觉得她的漂亮足够让男人原谅她的过去吗?”
  我觉得女人如果漂亮到一个程度会形成一种理所当然的魔力,这种魔力会让人忍不住原谅她做的一切坏事。比如说胡染染就是美成一个狐狸精的模样,所以她真是狐狸精这件事其实属于天赋人权,如果你不原谅她那你真的就是太小气了。
  江辰沉默了一会儿,说:“对我来说不够。”
  我说:“那你觉得吴柏松会跟她分手?”
  他说:“分手了关你什么事。”
  你看这话说的,这年头房价油价肉价蒜头价绿豆价,毒奶粉毒疫苗毒洗发水……都被号称没我什么事了,好朋友分手总得有点我事吧,不然我对社会也太没贡献了吧。
  我说:“当然关我的事,他们分手我得去安慰受伤的吴柏松呀。”
  没错,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说错,我就是嘴巴贱,我就是喜欢撩得江辰火冒三丈……但应该是我表现得太明显,江辰完全没有正常邪佞腹黑男主该有的反应,他即没有把我按倒用嘴堵住我的嘴,也没有撕破我的衣服来一场强制的圈圈叉叉。
  他说:“陈小希,你下次再不留痕迹一点我比较容易被激怒。”
  人太聪明不好,生活少很多情趣的。
  我既然逗不到他,干脆就认真跟他探讨起来,“你真的觉得他们会分手?”
  “不一定。”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吴柏松。”
  ……
  如果一个人跟你说我要跟你聊天,但是他回答你的每一个问题都把你逼到为“下一句我能接什么?”而冷汗直流的地步,你是会想杀了他宰了他还是毙了他?
  我叹了口气重新出发,“那如果是我的话,你会不会原谅我?”
  不要怪我俗,大部分女人都喜欢比较,问了你觉得这个人漂亮不,下一句就是那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江辰沉默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然后说:“会。”
  我愣住了,因为我本来已经做好准备承接他像“当然不会!我会宰了你!我希望你得艾滋病死掉!”之类的刻薄话,他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字,让我实在是手足无措,让我只能像个傻瓜一样喃喃地追问:“为什么?不是说我不够她漂亮?为什么?”
  他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因为够爱。”
  我不知道别人谈恋爱能够听到多少动听的情话,反正我是一句没有,所以我听到的时候首先是怀疑我的耳朵,然后我把这四个字反复仔细地咀嚼斟酌,最后确定了这是一句情话,这才开始迟来的感动,脑袋剩下大片大片轰隆隆的空白,只觉得胃痛呀,深夜呀,掏心掏肺的情话呀,实在是太给力了!
  就在我沉浸在情话所营造出的粉色泡泡世界里时,突然觉得睡衣被掀了起来。
  我的粉色泡泡被啵一下戳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江辰同学,你的手能不能不要乱摸?”
  “我没有。”
  我拍了一下他贴在我肚子上的手,“那这是什么?”
  他的语气很严肃认真,“我没有乱摸,我这是很有目的性地在摸。”
  我又翻了一次白眼,“你胃不疼了?”
  “还疼,聊天没效,做点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