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赵乾乾(全本)+番外篇小说

    第二十三章
  我拎着一大包的衣服走在医院的走廊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妖娆的女子,她先是瞥了我一眼,然后笑着朝我点头:“你好啊,陈小希。”
  我也笑着点头,“胡染染,你好。”
  我其实远远地就认出了她,那样浓烈的一股妖气,就是烧成了灰也能呛到我。只是我不敢先跟她打招呼,怕她一脸无邪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你是?
  自来熟什么的,最丢脸了。
  胡染染皱着鼻子嗅了一嗅,指着我手里巨大的黑色塑料袋,眨眨眼说:“你杀了你男友,顺便肢解了他?”
  我想起那个小护士说的,那人是在女人的床上心脏病发作的,那女人大概就是胡染染了,我想她这种才是谋杀爱人的最高水平。
  我说:“是他的换洗衣物,你闻到的酸臭味是我流太多汗了。”
  她嘟起红唇吹了声口哨:“贤惠啊。”
  我低头浅笑,谦虚地表示我的确比一般人贤惠。
  寒暄了几句之后我正想离去,胡染染却说:“能陪我抽支烟吗?”
  我想我身上的汗味都堪比尸臭了,她还不嫌弃我,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情谊,我如果多加推辞就显得太不上道,于是我就点点头,随她左拐右弯地到了一个僻静的楼梯间。
  她递了一支烟给我,我把它夹在手指中观察,通支白色且细长,烟屁股还凹进去一个漂亮的红色心型。
  她自己先点了烟,然后凑过来要以烟点烟,我有点尴尬,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去,凑近了才发现她的皮肤极好,我本以为那是浓妆艳抹下的娇艳,没想到她竟然脂粉未施,好吧,天生丽质。
  胡染染很快就吞云吐雾起来,烟雾在她身旁弥漫散开,她像西游记里扭着腰肢出场的女妖精。
  我凝望着手指间的烟,觉得自己像是电影里被带到楼梯间的不良少女,真是帅气不羁,我做好了心理建设才把烟递到嘴巴,牙齿咬住,用力一吸,一股烟冲入咽喉,呛得我咳嗽不已,泪水汪汪。
  胡染染含笑看着我,缓缓吐出一个烟圈,“陈小希,你没什么用嘛。”
  我自己拍着胸脯顺气,抽空回她:“我……咳咳……没抽过烟。”
  咳过之后,嘴里有一股薄荷味,我说:“烟都是薄荷味的吗?”
  她摇头:“不是,这是给装模作样的女人抽的。”
  我由衷地感到惭愧,我连装模作样都做不好。
  我和胡染染一起趴在楼梯的扶手上,我再试图去降服那支烟,只是夹在手指中看它一点一点燃烧,她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她抽完了一支烟,把烟屁股往楼下一弹,说:“张倩容每天在医院里勾引你男人。”
  我抖落了长长的烟灰,“张书记的女儿吗?”
  “孙女。”她笑着纠正,“你忘了那老头老到都可以去死了。”
  这样的问题我怀疑是个陷阱,我怕我一回答说是呀,就会突然有黑衣人从四面八方窜出把我围住抓去关,所以我不吭声。
  胡染染说:“我就是想提醒你一声,别让她得逞。”
  我想姐姐你对我的终身大事表现得比我爹妈还上心啊。
  我说:“不会啦,我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胡染染突然激动起来,单手拍得木质楼梯梆梆作响,她说:“你放心?你居然会信任男人!”
  我想说我信任男人也不是个滔天大罪,你何必如此激动……
  她又继续敲那楼梯,“你太天真了,谈恋爱没有像你这样谈的!”
  我心想她对我的恋爱也表现得太身临其境了吧……
  由于我的恋爱属于失败后推倒重来型,所以我特别虚心地向她请教了那么恋爱该怎么谈,她愣了一愣,甩一甩头自嘲道:“我也没谈过恋爱,我特长是当情妇。”
  ……
  我们相对无言了好一会儿后,她又点了一支烟,说:“总之你让你男人离那一家子人远一点,越远越好,我不会害你的。”
  这我倒是相信,害我对她没好处,也没挑战性,所谓杀鸡焉用牛刀。
  我想了想,就笑着说:“好,我会跟他说的,谢谢你,我先回家了。”
  她摆摆手说再见。
  我就走了,走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发现自己找不到出去的路,我这人有个毛病,认路只会认标志,比如说什么颜色的路牌,什么颜色的垃圾桶,或者墙上有没有写禁止大小便之类的,而刚刚和她走过来的时候我忘了留意,竟然就不知道怎么出去了。
  我只好又绕回了那个楼梯间,她还是趴在扶手上,用她的唏嘘抽着寂寞的烟。
  我原本不想打扰她那苍凉到能渗出老泪来的背影,但我实在没法,只好咳了两声引来她的回头,我说:“那个……我找不到走出去的路……”
  她唏嘘的美感被我打散得七零八落,扔了手中的烟无奈地说:“跟着我。”
  我伸脚把烟蒂踩灭,跟在她身后回到了原来的走廊。
  我们在那里看到了坐在走廊长凳上低头哭泣的张倩容,为了符合言情定律,坐她旁边的就只能是江辰了。
  胡染染转过头看我,“看吧,搭上了。”
  我一听急了,以为是我的轻度近视看不清,连连问她:“搭哪里?搭哪里?”
  胡染染愣愣地反问我:“什么搭哪里?”
  我说:“你不是说搭上了?江辰手搭了她哪里,我近视看不清呀。”
  胡染染翻了个雪白的白眼,说:“我是说勾搭上了!”
  我松了口气,“早说嘛,把我给吓的……”
  她皱了皱眉嘟囔,“我怎么觉得勾搭比较严重啊……”
  大概是我们杵在走廊中央有点显眼,不一会儿他们就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江辰疑惑地看着我,招手让我过去。
  我脚步一迈胡染染就拉住了我,大声道:“让他过来,凭什么你过去!”
  我求救地看着江辰,他皱了皱眉,还是起身朝我们走来。
  “你怎么还在医院?”他从胡染染手中把我拉过来。
  “呃,我正要走。”
  胡染染一声冷笑:“这么迫不及待赶女朋友走干嘛?”
  我抬头望江辰,对他露出尴尬的苦笑,表示我也不知道这位太太她吃错了什么药。
  江辰正要说什么,张倩容却突然也过来了,她伸过手来拉住我,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滴了两大颗在我手背,她说:“你千万不要误会江医生,我只是……只是太难过了,他在安慰我。”
  我干笑着抽回手,我说:“没没没,我明白,我没误会。”
  我边说边偷偷把手伸到江辰的背后,把手背上的泪水擦在他的白袍上。
  江辰横了我一眼。
  “哼,安慰,我看是慰.安吧。”胡染染又是一声冷笑。
  我被她的才华震住了,这“安慰”和“慰.安”明显比我当年作业本上“流下”和“下流”用词要大胆很多啊。
  “你……你胡说!”张倩容一跺脚,然后就捂着嘴开始表演无声哽咽的委屈,那模样倒真的是有几分惹人怜。
  我以几乎等于静音的音量问江辰:“怎么办啊?你安慰一下?不然慰.安一下?”
  江辰不理我,他对着胡染染说:“胡小姐,刚刚张先生醒来在找你。”
  说完后他拍拍我的脑袋说:“这么晚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然后就拉着我走了。
  我被他拖得一步一踉跄,连连回头,却只见她们俩杵在路中央瞪视着彼此。就在江辰把我拖入转角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啪的一个巴掌声。
  我吓一跳,想回头看却被江辰夹了脑袋拖走。
  我十分好奇,这巴掌究竟是谁打谁呢……按理说胡染染很强悍,很有可能打人,但她的身份是情妇,所以挨揍也是很可能的……这真是个难解的谜团,太难解了,这对我的智商来说是个难题。但是,如果我明天再来一趟医院,随便找个护士问一下,立马就能得到详细以及润色过的解说,说不定谁的手机里还有高清转播,这表明了以人为本,依靠科技,一切难题总会迎刃而解的。
  江辰把我拖到了医院的门口,我说:“你不是要留在医院里待命?”
  他脱了白袍丢给我,“这个也带回去洗,都是她的香水味,臭死了。”
  我把白袍塞进塑料袋里,“你要送我回去吗?”
  他犹豫了一下,说:“你自己回去可以吗?”
  我点头,“可以。”
  他说:“那你路上小心点,回到家给我电话。”
  我还是点头,“好。”
  他就心满意足地转身走了。
  我挠挠头,叹了口气,好歹也看我拦了车再走嘛。
  当我伫立在路旁,招了三次的手都没能得到一辆计程车的青睐时,我就决心总有一天我要报复江辰的不解风情,比如说,他深情地凝望我,我就说他有眼屎;他牵我手,我就说他有手汗;他亲我,我就说他有口臭,如果我心肠够歹毒,我得说他牙齿有菜渣……
  一辆车缓缓停在了我面前,这车有点面熟,里面探出了一个头,这个头很熟,他说:“上车,我送你回家。”
  我说:“那……那个待命呢?”
  他说:“有别的医生。”
  我说:“真的没问题吗?”
  他说:“有问题我不会理你,少废话,你到底上不上车,不上我回去了。”
  我抱着塑料袋上了车,一路上笑盈盈,还不时哼两句歌,直哼到江辰哼把车内音响的音量开到了最大声。
  后来江辰实在受不了,他说,你到底恶心兮兮地在笑什么啊。
  我摇头晃脑地说,没啊,我就很高兴你回来接我了啊。
  我多么感谢,你能回来,我们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