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赵乾乾(全本)+番外篇小说

    第十九章
  最终我还是没去成江辰家,他家在九楼,电梯走到二楼的时候他就接到电话了,说他有个病人出问题了,他在三楼的时候按开了电梯门,丢了一串钥匙给我,说:“903,找点东西吃,睡一觉。”
  电梯门缓缓合上,我看着他转身匆匆往楼梯间跑去。
  我随着电梯上了九楼,在江辰家门口站了一会儿决定我还是不进去了,一则我良好的教养不允许我在主人不在时擅自进入人家的家里;二则我怕主人不在家盯着我,我进去了看到什么贵重物品我就忍不住随手带走了。噢,我那良好的家教!
  于是我又乘着电梯下楼了,在楼下早餐店买了馄饨茶叶蛋等早餐,拦了计程车又上医院去了。
  女人有多傻,我就有多傻。
  医院门口停了长长的一排高级轿车,我说了我对车不了解,但那些车都擦得铮亮,想也知道是好车。这道理就跟衣服一样,如果是几十块钱的衣服,往上面倒酱油我眼睛都不眨一下,实在穿脏了就丢掉。如果是几百块的衣服,远远看到酱油我就跑了,实在弄脏了我还跪在地上一小块一小块地搓洗……
  我还没走进医院门口就被两穿黑西装戴墨镜的人拦住了,他们异口同声问我说:“你来干什么的?”
  我抬头看了一下医院的牌子,懒得多说,就随口道:“看病的。”
  西装男甲看了一下手表说:“医院还没开门,你看什么病!”
  我说:“我挂急诊?”
  西装男乙说:“你哪里有点需要挂急诊的样子?说吧,你是哪个电视台的?”
  我愣了一下,羞涩地挠着头谦虚地说:“呵呵,我不是电视台的,虽然很多人说我长得很适合上电视。”
  西装男甲乙对视了一眼,又异口同声地斥问:“少废话,你是哪个报来的?”
  我摇头说:“我自己下了计程车走过来的,你们刚刚也看到了,哪里有什么人抱我,再说了,我又没有缺胳膊少腿,干嘛要哪个抱我过来?”
  我的诚恳他们似乎感觉不到,因为他们的表情之郁结,仿佛数日未曾成功排便。
  没办法,我只好举起我手中的早餐说:“其实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我来上班的。
  ”
  话才讲完就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苏医生笑盈盈地看着我:“你什么时候成了我们医院的医生了?”
  我叹一口气,这下我的身份在西装男的心目中更是扑朔迷离了吧。我看看他们,他们眼里的戒备就好像我是身揣炸弹的恐怖分子,而他们随时会从哪里掏一把枪出来射我个千疮百孔。
  我无奈地说:“如果我说,我男朋友是这里的医生,我是来给他送早餐的你们信么?”
  西装男甲说:“你少废话,你是记者吧?你到底想进医院里干什么?我告诉你,这事是隐私,不能报!”
  我把苏医生推到那两西装男面前:“我真不是记者,她是苏医生,她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她能够作证,我真的是来找我男朋友的。”
  苏医生傻傻点头,“我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我认识她男朋友。”
  西装男甲说:“你怎么证明你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苏医生愣了一愣,迟疑地说:“我……我会开刀?”
  我捏了捏鼻梁,建议道:“我觉得你的工作证更有说服力。”
  苏医生拍一拍裤兜,又伸手进去掏了一掏,然后无限天真地说:“我的工作证在医院里耶。”
  即使是我,我也不相信这么个死蠢的模样的姑娘是个医生。
  于是十分钟后,我和苏医生蹲在医院大门口剥茶叶蛋吃。
  我把剥好了的茶叶蛋递给苏医生,“怎么会这样?他们是什么人?不让我们进去怎么办?”
  苏医生咬了一口茶叶蛋说:“大概是什么高官名流之类的来看下三滥的病吧,你担心什么,你又不是在这里上班。”
  我想想也是,等医院开门的时间到了,总得放我进去吧,于是我就很好心地帮苏医生操起心来,我说:“那你迟到了怎么办?”
  她摆了摆手说:“不怕,我爸是院长。”
  我暗暗把惊讶吞下,点着头说:“难怪你医术这么精湛,原来是家族遗传啊。”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她爸是这医院的院长,江辰是这医院的医生,那我讨好院长的女儿总错不了。我真是羡慕江辰有我这么个贤内助。
  苏医生皱着眉头说:“你什么意思!我爸开的是兽医院。”
  我试图解释:“不是,你说你不怕因为你爸是院长,所以才说……说,唉,你别误会呀。”
  她哼了一声说:“我说不怕是因为我大不了辞职回家帮我爸打点兽医院。”
  我说:“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回兽医院帮忙也挺好的。”
  她黑着脸说:“什么叫也挺好的?你是不是觉得兽医院的院长不够高级?”
  我慌乱摇头,说多错多,我只好沉默。
  苏医生绷着脸安静地吃完那颗茶叶蛋,然后变了个脸似的说:“其实我跟你开玩笑的,我爸真的是这医院的院长。”
  我嘴里那口蛋还没嚼碎,她这么一说,我呛了一下,为了不喷到院长的女儿,我硬生生咽下了,噎得我泪眼汪汪。
  院长的女儿纡尊降贵地帮我拍着后背,她叹着气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我的幽默呢?我爸其实真是开兽医院的。”
  ……
  我已经彻底不懂这个人了,于是我哈哈大笑起来,说:“嘿,你以为就你幽默啊,我也跟你开着玩笑呢,我一开始就知道了。”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拿不准她爸到底医人还是医兽,但这没关系,她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还是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苏医生狐疑地看着我,半晌后也笑了:“我欣赏你的幽默。”
  ……
  我们蹲在医院门口吃完了三人份的早餐,里面有两份我是给江辰准备的,我本来以为我吃一份苏医生吃一份,至少还留有一份给江辰,没料到苏医生食量那么大,算下来她总共吃了四个茶叶蛋,两盒干拌馄饨,一份蒸饺。
  我站起来去把塑料袋扔进垃圾桶里,门口的西装男看到我起身,右脚往后退了一步,形成一个弓步,我摆摆手,示意他们说我一介弱女子,是不会硬闯的。
  我丢完垃圾跟苏医生说:“我再去买早餐。”
  苏医生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不是很饱,再替我买一份蒸饺就好。”
  ……
  我再把早餐买回来的时候,苏医生已经和那两个西装男有说有笑了,见我来了,就跟我招手说:“我们进去吧。”
  我们在两个西装男的含笑注目进了医院,我问她:“你怎么说服他们的啊?”
  她说:“我给了他们一人一百块。”
  “啊?”我又忍不住惊讶了。
  她拍着我的肩膀说:“开玩笑的,我打电话给保卫处,让人出来证明了。”
  我说:“你怎么不早叫啊?”
  她说:“刚刚不是在吃早餐嘛。”
  我已经放弃了用正常人的逻辑和她进行交谈,于是我说,“也对,吃早餐最重要了,不吃早餐脑子会不好。”
  正说着,迎面一个护士走来,苏医生拉住她问:“怎么回事啊?门口怎么站了两个人?”
  护士说:“之前在我们院里做过手术的那个高官心脏病又发了。”
  苏医生说:“哪个?心内科的?江医生的病人吗?”
  护士说:“嗯,江医生现在在手术室抢救呢。”她左右看了看,小声地说:“听说是在女人床上心脏病发的。”
  哇。
  我们窸窸窣窣地讲了一会儿八卦,内容不外乎床上运动究竟要多激烈才能让人心脏病发,作为医护人员,她们提出了不少专业的看法,其中包含了血压上升,心跳加快,体.液分泌……我在听到“体.液”两个字的时候我脸红地啊了一声表示我的害羞,她们齐刷刷鄙视的看着我,说,喂你的表情真猥.琐,我们说的是流汗。
  我脸皮薄,不好意思跟她们继续讨论,就说要去江辰的办公室等他。
  江辰的办公室没有上锁,我在他办公桌扫了个角落放早餐,又扫了个角落趴着打瞌睡。
  只是念书的时候那种趴在桌子上就能睡着的功能似乎已经退化,我怎么都没办法睡着,于是只好伏在桌子上发愣,手指无意识地翻弄着他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文件,他离开的急,桌面还是有一点乱的,我翻着翻着就顺手替他整理起桌子来。
  高中的时候江辰坐我后桌,你很难想象他这么优秀的一个学生,桌面从来都是乱七八糟的,课本试卷参考书从来都是乱丢,可是他很神奇,无论什么时候我问他借什么,他沉思一会儿,然后就从那堆东西精确里找出我要的东西,最夸张的一次我跟他借化学试卷,他盯着桌面上至少二十张的卷子说陈小希你是来找茬的吧,然后他就从中间抽出一张试卷说给,真的就是我要的那张卷子。我一直觉得他这项特异功能跟民间技能摸骨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时他也会让我帮他整理一下桌子,但是每回我在整理,他都靠着椅背双手环胸认真地看着,我问他看什么,他说看你把东西放哪里。这让我觉得我其实是在给他添麻烦,但是我还就是那么持之以恒地给他添着麻烦了。
  江辰现在的书桌比以前好多了,只是病历表叠得乱了点,我把它们都抱起想码整齐,没想到一抱起来门就突然开了,我惊吓之下一松手,病历哗啦掉了一地。
  江辰说:“你怎么在这里?”然后看着一地的病历又说:“我的病历表得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