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赵乾乾(全本)+番外篇小说

    第十五章
  吃完晚饭,吴柏松提议我们赖在该倒霉饭馆喝那可以无限续杯的速溶奶茶。他本来提议喝同样可以无限续杯的速溶咖啡,我觉得此行为很无耻,而且无耻得很小资,所以我们就改喝了奶茶。
  但是第五次让服务员替我们续上奶茶后,我们都不敢喝,总怀疑那脸很臭的服务员往里面吐了口水。
  我看着窗外慢慢暗下来的天,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打断正在绘声绘色形容着新西兰羊排多么鲜嫩多汁的吴柏松:“我觉得你应该累了,还是回家去倒个时差吧。”
  他瞟了我一眼:“我回来一个星期了,倒什么时差。”
  我又说:“你不是说你水土不服拉肚子,证明你以为你倒好了时差,但是时差他不放过你。”
  吴柏松哼哼一笑:“想去送饭是吧,我和你一起去啊,顺便去医院复诊。”
  这人真无耻,拉肚子这种没见过世面的病也好意思复诊,真是浪费祖国医疗资源。
  我撩了一撩头发,端起奶茶喝了一口,又想起这奶茶可能被吐了口水,顿时觉得无比气愤,“谁说我要去送饭!我犯贱啊我!”
  他点点头,表示安抚:“不送就不送,激动啥,一顿不吃也死不了。”
  我百爪挠心地看着天一点一点黑下去,一下子幻想江辰胃出血倒在手术台上;一下子幻想他饿到啃自己的指甲充饥;一下子幻想他胃痛致狂,用手术刀割开自己的肚子……
  我脑子里住了个恐怖电影导演,我适合住进精神病院。
  我望了望对面好整以暇地看着我骄躁不安的吴柏松,突然想通,要被看笑话,老娘也留给江辰看去,留在这里取乐这出口转内销的家伙,我病得是有多深。
  于是我一拍桌子叫:“服务员!”
  服务员幽幽地踱过来,手里还抓着一玻璃壶奶茶,意兴阑珊地问我:“加奶茶是吧?”
  “一份海鲜焗饭,一份鸡汤,打包。”我瞪着吴柏松说。
  他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调笑地说“还吃得下啊你。”
  我看着他端起那杯疑似被吐了口水的奶茶喝了一口,笑眯眯地说:“我送饭去给江辰。”
  他放下杯子笑了一笑:“这还差不多,跟自己过不去的都是傻瓜。”
  他的笑容莫名让我感到一丝悲凉,像是历经沧桑了。
  我伸过手去拍了一拍他的手背:“你若是爱我,你得让我知道,我才能拒绝你。”
  他瞪着我,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我不管他,继续说道:“真的,有的人像我,比较笨比较自卑,你不说清楚,她不会懂的。”
  吴柏松反手拍拍我的手:“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好运气,有重来的机会。”
  他说完苦笑,眼神像是穿透了我,看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像我这种不常悲春伤秋的人,很怕这种需要唏嘘感叹的场景,常常不知所措,常常不懂安慰人,所幸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即使分离让我们不再清楚彼此的故事,但这样的尴尬也是不怕的。
  我提着饭盒走向医院,吴柏松在对面马路朝我挥手,像橱窗里的招财猫。
  我还记得江辰办公室的位置,虽然我只去过一次,虽然我是个路痴,但是我就是记得住,我知道应该要左拐,要右拐,要上楼梯,要看到一个消防栓。
  只是我站在门口盯着门牌上的“江医生”盯了很久很久,久到一个保洁阿姨上来用湿布把那门牌抹了一遍还说你不是上头派下来检查卫生的吧,这些门牌我其实天天都有擦的。
  我想我不能让阿姨太过惶恐,只好对她仓促一笑,说不是不是,我是来找江医生的。
  阿姨松了一口气,说我在这医院呆这么久,还没见过提个饭盒就来走后门的。
  我说不是不是,我饭盒里其实都是百元大钞。
  她说你饭盒就这么点大,能装得了多少钱,人家现在都送银行卡了,你真是不懂与时俱进。
  我还想说什么,门开了,江辰面无表情地跟我说,进来。
  我一进门他就夺过我手里的饭盒,他说你想饿死我啊。
  江辰扫出一小角的办公桌,把饭盒往桌上一放,就自顾吃起饭来了。我被晾在一旁,看着他皱着眉挑掉饭里的洋葱,他说:“陈小希你为什么要点有洋葱的!”
  我想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给你买饭你还嫌弃,我想说你就嚣张吧,看我下次还给不给你带饭……
  但我没有,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们还在上大学,我把他的衣服被子搬回宿舍来洗晒,在宿舍里洗洗晒晒足足忙了快三天,还回去的时候他跟我说陈小希你把我的衣服都染色了。我当时就说了,你怎么这么无耻啊,你上哪儿去找这么贴心的女朋友,你别以为我倒追的你,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脸。
  他说你神经病吧,我那是用我未来老婆的标准在要求你,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我贴上去摇着他的手臂说,哪里哪里,哪里染色了你告诉我,我下回改。
  呵,那个时候。
  ******
  “陈小希。”江辰挥着筷子在我面前晃了几下,“你发什么呆?”
  我摇摇头,笑着说,“想起以前我帮你洗衣服时,你总是嫌东嫌西的无耻嘴脸。”
  他夹起一块鱿鱼,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我哪里比得上你无耻。”
  我一愣,是呀,哪里比得上我无耻,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样居然还敢回头。
  江辰突然抬起头,定定看着我说:“我是说图书馆那件事。”
  哦,原来是那个,害我自我菲薄了一下。
  那好像是大三那年的冬天,我每天都陪江辰在图书馆里看书,南方学校的图书馆没有暖气这种东西,我怕冷,但又想陪在他身边,就只好穿得略厚了点。
  我的基本配备是一件保暖内衣一件卫衣两件毛衣一件外套一条保暖裤一条牛仔裤两双袜子一双短靴一条围巾一双手套,我记得我把这些衣物都穿上身的时候,我的衣柜显得是那么的空荡荡。
  我这身略厚的配备让我的行动显得稍嫌不便,而这不便最为突出地表现在看小说这件事上,那厚厚的羊毛手套使得我的手指十分笨拙,总是不能准确地搓出一张薄薄的纸从而进行翻页这个动作。
  而江辰同学不知道是被冻傻了还是被冻笨了还是被冻开窍了,总之他发现我对着同一页小说发呆了十分钟后,他主动帮我把那一页翻了过去。后来慢慢我们就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我在他身边安静看书,看到该翻页了就拿胳膊撞一撞他,他就头也不抬地伸过手来替我把书翻页。
  这事其实并不无耻,基本上还可以称之为温馨。无耻的是这温馨所延伸出来的意外。
  当我们每天每天在图书馆进行这种“推一推,翻一翻”的日常活动时,我们学校校报某记者正在图书馆外的草地上无所事事地晒太阳,透过图书馆大大的落地玻璃,她无意间发现了我和江辰的互动,并且认为这互动十分适合她接下来要策划的一个主题——“校园里的小美好”。于是她在图书馆埋伏了我们好几天,无视肖像权法地对我们进行了全方位360°的偷拍。无耻的是,她拍完后要对照片进行后制处理时,听说我是艺术系的,就直接找上了我,而更无耻的是,我在她所谓青春不留白的孜孜不倦劝说下,欣然同意无偿为这组照片进行PS等后期制作,并且制作出来效果十分梦幻唯美,十分神仙眷侣,十分比翼双飞,十分戏水鸳鸯……
  那一系列照片在校报上登出来之后造成很大的轰动,校报和学校论坛趁势联手推出了一个“校园情人”评比,江辰入选前三名,与他并列竞争的有某位跳下河为女朋友捞戒指的中文系仁兄和某位亲手替女朋友做了一套汉服的历史系仁兄。与他们相比,江辰的表现似乎比较微不足道,但值得一提的是,中文系仁兄长得像中学语文课本上的陶渊明,历史系仁兄长得很有学科特色,像北京猿人复原后的雕像。所以长得一点不像医学标本的医学系学生江辰同学以居高不下的票数勇夺第一名,荣获校园情人称号。这个结果告诉我们,社会是靠脸吃饭的。
  我觉得作为这场竞争里唯一的理科生,江辰特别替理科生长脸。
  所以我不懂为什么江辰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为什么要气得差点抡我去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