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官 作者/随轻风去

  第一章 天才废材一线间
  轩辕历三千四百五十年,朝阳在山头上初生,房前屋后炊烟袅袅,鸡犬之声相闻,正是潜山村的黎明时分。
  山村中生活简朴,没有太多娱乐,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成为各村热议的八卦。
  潜山村最近议论最多的就是,上个月刚刚在本乡社学岁考中,考了第一名的叶行远叶小子连续昏迷三日。这号称本乡最有前途的天才读书人变成了活死人,愁得他姐姐日日掉泪。
  纷纷议论中大家都知道了,听说山中有一副摩崖石刻蔚为奇观,上书朱红色三个大字“宇宙锋”,笔意淋漓,锋芒毕露,对书法的修行大有好处。于是叶行远和几个社学同窗摸进深山,攀上绝壁去看那石刻。
  别人都没有异常,可只有叶行远一见“宇宙锋”三个大字,就变得痴痴呆呆,眼珠子纹丝不动地盯着看了半天,最后竟是当场晕厥,吓得同学七手八脚把他抬回了家。
  叶行远父母双亡,他一连昏迷三日,累的姐姐叶翠芝从夫家赶回来,没日没夜的照料着,如此乡邻也议论了三日。
  又过去一天,就当叶翠芝回夫家取米粮时,叶行远突然惊醒了,猛得从床榻上坐起来,浑身大汗淋漓,脑中昏昏沉沉,像恍惚做了一场大梦。
  谁也不知道,此时这个叶行远,身子内灵魂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来自另一个时空。
  床边靠着一架方桌,桌上有个缺了嘴的茶壶。叶行远摸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满杯冷茶,咕嘟嘟一气喝个干净,只觉得口中生涩,舌头上像是粘了一层东西般不舒服,此刻却不是挑剔的时候。
  他身着一领青衫直缀,衣角处隐蔽地打了个补丁。天光从小窗中射进来,照亮了这方陋室,家中别无他物,只有一架子半旧的书卷。
  脑中记忆十分紊乱,像是需要整理和修复的书页,叶行远还需要时间慢慢吸收其中信息。但从这家中装饰和自身的衣着打扮来看,毫无疑问他是穿越了。
  是宋?是明?头发倒是在的,脑后也没有金钱鼠尾,不必担心落到腥膻胡朝,这总算值得叶行远松一口气。
  “若是生在科举盛世,倒有可能是我的用武之地。”看着些散乱的旧书和桌上微凹的石砚,再加上手指头上老茧的位置,叶行远可以肯定此身是读书人。
  灵魂穿越前,他作为二十一世纪青年一代的顶尖国学大师,是下过苦功的,无数诗文资料仍然历历在目,原本只是故纸堆中的无用屠龙之术,现在看来倒有可能会成为他的立身之本。
  恍惚了一会儿,叶行远拉开房门,眯着眼睛走了出去。身体还有些虚弱,膝盖隐隐作痛,像是肿了,他走路的时候难免有些蹒跚。
  叶行远皱了皱眉头,这具身体似乎有些孱弱啊,营养不够和锻炼不足的情形非常明显,似乎还有点低血糖,导致眼前一片发蒙。没准当务之急不是读书,需要先把身体将养好才是正经。
  适应了身体状况后,叶行远举目四望,这是一座山中的村落,举目望去青山绿水,景致秀丽。人丁户口不算少,但从房舍与村人的打扮来看,实在不算是富庶之地,不过也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趣。
  路边一个年纪与叶行远相仿的少年经过,瞧见他有些惊奇,打了个招呼,“叶贤弟,你能起身了?同去社学否?”
  多接触些人物事情,有利于尽快回复记忆吧?叶行远含混地答应了一声,稀里糊涂地就跟着他一起绕过一片田地,来到了村东社学的所在。
  这同窗瞧见没有别人,低声对叶行远道:“你昏迷几日未曾来社学,老师瞅准了机会,想要取消你赴县试的名额。”
  叶行远依稀记得,去县城参加县试,是功名之路的起始,考中了称为童生。而后才可以去府城考取秀才,正式成为士人。
  而本村社学只有一个县试名额,原本是属于自己的,因为他叶行远是上次社考第一。难道有人想打这个名额的主意?
  不过叶行远并不在意,自家两世为人,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还怕一个乡村塾师阻拦自己前程?想至此处,叶行远挺起了胸,浑然没在意其他同学眼神中的异样。
  叶行远的座位在第一排,就在塾师的下首,确实是最优秀弟子才能坐的地方。桌上有笔墨纸砚,还有几本旧书,两手空空的叶行远松了口气,施施然坐下。
  钱塾师慢悠悠地从门口踱步进来,瞧见叶行远坐在前排,先是一愣,随即若无其事的走上讲台。
  “今日小考,你们可曾准备好了?”钱塾师用戒尺敲打着桌面,语气之中一派严厉,话音未落,学生们之中已经是哀鸿遍野。
  钱塾师却是不去管他们,目光只瞟着叶行远,口中出了题:“今日考题为《无恒产而有恒心》。限时一炷香!”
  叶行远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题目出自《孟子》,四书之中以《孟子》最浅易,开蒙之后,要读四书就从《孟子》开始。他回想了一下课程,社学差不多也就是将孟子讲完,其余不过是囫囵背下而已。
  以叶行远如今的水平,做一篇《无恒产而有恒心》当然不难,“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这是说读书人即使没有恒产,也有恒心,与普通的百姓不同,这倒是读书人尊贵的政治正确。
  他略一思索,当下从容磨墨。其他人还在愁眉苦脸构思的时候,他已经文不加点,洋洋洒洒地写了起来。
  钱塾师见他写得快,倒是吃了一惊,慢慢踱步走到他身后,瞧见他笔下工整谨严,文章四平八稳,更是面色微变。
  叶行远察觉到老师就站在身后,也不惊慌,只是落笔越发谨慎,力求将最好的表现展示出来。
  他琢磨着这些少年的水平有限,因此也不打算卖弄文采,只是一味平实稳健;但这落在钱塾师的眼中就已经了不得了。
  见这叶行远出人意料,钱塾师面无表情,心中却更加不喜。一炷香燃尽,钱塾师叫人收卷,首先就挑出了叶行远的卷子来看。
  叶行远微笑静坐,等待着小考的结果。此时他心里更有底了,自己在这社学之中,绝对鹤立鸡群。舍我其谁,当初自己是第一,如今自己还是第一!
  其余那些少年能够勉强敷衍成文的不过几人,只要匆匆一扫,就知道别人的文章立意肤浅,结构失衡,间或还有两三个错别字,书法更是与自己有天壤之别。跟他们比起来,自己确实算得上天才,虽然只是一个乡里的天才。
  钱塾师黑着脸,一字一句的读着叶行远的文章,时而挑眉,时而咬牙,等到一篇读完他才露出一丝不太明显的喜色。
  突然钱塾师将戒尺狠狠拍在书案上,喝道:“叶行远,你就拿这样拙劣的东西出来现眼么?”
  叶行远不禁一呆,没反应过来,老师怎么会冲着自己发脾气?随后气极反笑,这就是传说中的指鹿为马么?施展这样低劣的打压手段,需要多么厚的脸皮?
  事关自己名声甚至前程,此时叶行远也顾不得尊师重道,站了起来,针锋相对的说:“钱先生,还是再仔细看看为好,免得错失遗珠贻笑大方,传出去不大好。”
  钱塾师不为所动,毫不留情的将叶行远卷子摔下,继续批判道:“如今你不过如此而已?下个月就是县试,就凭这乌黑的卷面,也敢去知县面前献丑?”
  乌黑?叶行远疑惑地朝着自己的卷子望去,作为经过大大小小无数考试的学霸,卷面整洁是第一要义,这文章干干净净,一处修改都没有,哪里有乌黑?
  我靠!莫非指鹿为马还不够,还要加上一个颠倒黑白?光天化日啊,叶行远一时间无语,竟然有种自己没法把自家身段拉那么低进行反驳的感觉,难道钱塾师要用无耻来打败自己?
  周围传来嗤嗤的笑声,几个同窗彼此挤眉弄眼,免不了也有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
  有人说:“叶行远确实废了,文章连一线灵光都没有”。
  又有人说:“叶行远还是昏迷时那愚蠢的样子,只怕早就灵力枯竭,断了天机感应!”
  灵光?灵力?天机?这些词落入耳中,叶行远起先有点莫名其妙,这是什么鬼?写文章就是写文章,或许要讲究立意修辞结构格式等方面,和灵力天机有什么关系?
  随后脑中轰鸣一声,这几个关键词仿佛一道引子,勾出一股强烈的记忆,并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融合进叶行远的灵魂里!
  看的出来,这几个关键词无论对原身还是现在的叶行远,都是至关重要的!叶行远发呆片刻,吸收了另一个灵魂的部分记忆后,顿时恍然大悟!
  这个世界评价文章诗词,不只是看文采技巧,最重要的却是引起天机共鸣!而这一切,是皇家天命授予读书人神通的基础。
  上古时期,有文圣截取部分天道,立下天机守护人世间,拥有天命者就是人间之皇,从此人间以文道为尊。
  更进一步说,天机无所不在无所不包,读书人通过研习经义感悟天机获得灵力。同时灵力又是媒介,读书人以自身灵力为媒介牵引天机,就是俗称的施展神通。
  比如秀才,可以获得清心圣音神通,能以真言大义影响到别人情绪。考试写文章,也是一种神通的施展,而且是最基本的神通!
  用灵力为媒介写出来的文章,牵引天机之后,能引发天机共鸣效果,这就是评判考试文章好坏的绝对标准!
  一是考察读书人对天机的感悟程度,二是考察读书人的灵力程度。这就是轩辕世界的应试教育,每个轩辕世界的读书人都必须接受这个标准!
  叶行远现在只是社学启蒙生,以他的正常水平,运用灵力状态下写出的文章,在别人阅卷之时产生天机共鸣,就应该瞧见星星点点的灵光,散于字里行间,如萤火虫一般。光点越多,自然水平也就越高。
  但如今叶行远这篇文章,固然立意、文辞、书法都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偏偏却是一片黑暗,就连一点光屑都寻找不着,所以才被钱塾师斥为“乌黑”。
  叶行远思绪翻滚,无语凝噎。钱塾师纵然别有异心,但骂钱塾师颠倒黑白可能是冤枉了,自己确实就是黑的。
  怎么这天机有点像DND里的魔网?叶行远彻底恢复记忆后,忍不住吐槽几句。现在自己完全没有什么灵力加身牵引天机的感觉啊,写出的文章自然是绝缘体,天才变成废材……
  钱塾师没有给叶行远任何解释机会,冷然道,“前几日诸位乡贤都来劝我,说你已然朽木不可雕,这县试名额应该另定人选!我看你如今资质愚钝,不堪造就,还是自行让贤,将名额让与别人吧!”
  县试名额?听到此处叶行远猛然抬起头,在乡村社学里,县试名额非常宝贵,必须先考中童生,才有资格去继续挑战秀才功名!
  绕来绕去,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吧!一篇文章好坏能决定什么?只有县试名额才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大事!
  而自己是被趁火打劫了,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这个县试名额就被人惦记上了。